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财经要闻
立人民间集资案再追踪:民间集资隐现钓鱼借贷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2月17日 01:15  第一财经日报
    张丽华 李娟

  立人集团融资路

  ▲1998年,董顺生创办育才高级中学

  ▲2003年,以育才学校为核心的立人集团成立,注册资本金3.2亿元,法人代表董顺生,经营范围包括教育类投资与建设、房地产开发、矿业投资等

  ▲2005年,立人集团向房地产、煤矿等多元化业务发展

  ▲2005年~2011年,立人集团民间集资数量和范围急剧扩大

  ▲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团宣布无法偿债付息

  ▲2011年11月5日,立人集团发布1号公告,“立人”正式提出债转股、房产认购、债务分期还款3种重组方案,由债权人自行选择。

  ▲2011年11月14日,立人集团发布2号公告,要公布资产情况。但立人公布的资产情况并没得到大众的信服。

  ▲2012年2月3日,董顺生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012年2月7日,泰顺县成立温州立人教育集团有限公司事件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处置办、综合协调组等专门负责事件总体处置工作

  ▲2012年2月6日~2月8日,5名立人集团债权人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被短暂拘留

  “天保佑你妹妹”,身为温州泰顺立人教育集团(下称“立人集团”)董事长的董顺生在立人集团融资案发生后,无奈地对他的债权人陈天华(化名)说。

  陈天华是温州市泰顺县育才中学的一名历史老师,2006年,他从江西来到育才学校教书。谁曾想,不仅这几年他在泰顺的劳动所得付之东流,更抵押了自己在江西的房产,现在又面临房、钱两空的境地。

  如今,陈天华身患绝症的妹妹正躺在江西省一家医院中等待救治,她的丈夫也是育才中学的老师。陈天华和妹夫共投入立人集团80多万元。

  2月3日下午,董顺生被温州市和泰顺县公安部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罪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几个月前爆出无力还款的立人集团事件,终于被迫进入司法解决途径。

  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团宣布无法偿债付息,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泰顺县为之哗然。据立人集团的统计称,未付债权有22亿元,涉及债权人数逾4000人。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记者在泰顺县的采访中了解到,十多年来立人集团的融资总额,至少达到80亿,或将超过2008年案发的安徽亳州兴邦吴尚澧集资案纪录。由于许多债权人因单笔资金不足挂在一个集合债权人名下,因而背后实际的债权人数,或达到上万人。

  立人集团的巨额融资案,也是当法治、道德、常识的匮乏状况交织时,“过度金融”如脱缰野马般的景象。十多年来立人集团广泛融资,其间并不乏危机时刻,但仍不引起重视,最终形成今日之危机。

  欠不完的债,花不完的钱

  2月9日,泰顺县一街区的百家宴,只开了180家,比往年的数量少了一半。饭桌上,立人集团和董顺生是百姓议论的主要话题。

  “往年泰顺过年,鞭炮放得震天响,今年泰顺县过年冷冷清清,居然很少听到爆竹声。”高女士告诉本报记者。高女士在泰顺的主要商业街垟心街,开有一家化妆品店。销售收入同比锐减令她一叶知秋:“去年正月初三,我店里的营业额是5000元,今年正月初三,只有1000元。”

  位于泰顺县垟心街28号立人集团简陃的“集资总部”,是租来的办公总部,辉煌时刻曾被当地人称为泰顺除中、农、工、建以外的“第五大银行”。如今,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1998年,董顺生从当地的陶瓷厂辞职,与另外6名股东租用陶瓷厂场地创办了育才高级中学。董顺生通过高薪在全国聘请优秀的师资,几年后,育才中学成为当地教学质量、升学率都过硬的学校,仅次于当地的泰顺一中。育才学校也发展成拥有幼儿园、小学,一直到初中、高中的系列学校,在校学生近5000名。

  作为需要前期投入的教育事业,育才中学头两年只能招到100多名学生,因而经营出现亏空。那时起,董顺生走上民间借贷路。

  2003年,以育才学校为核心的立人集团成立,注册资本金3.2亿元,法人代表董顺生,经营范围包括教育类投资与建设、房地产开发、矿业投资等。

  当地的众多债权人告诉本报记者,泰顺县当地的电视台,反复播放着育才学校的广告。很多债权人在立人出事之前,只知有育才学校,不知有立人集团。很多人是因为孩子在育才学校读书,认为资金交给董顺生,就是帮助育才学校。

  2005年,董顺生转投房地产、煤矿等多元化业务,民间集资数量和范围急剧扩大。

  “欠不完的债,花不完的钱”是当地百姓对董顺生10年来集资生涯的总结,泰顺坊间盛传董顺生请客送礼花费不菲,一顿请吃都在几万至十几万元不等。

  最后5个月的疯狂

  陈天华最恨的是,董顺生明知危机将至,仍在疯狂集资。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团宣布无法偿债付息。就在此前的9月18日,陈天华将房产抵押和亲戚拆借来的40多万投入立人集团。一个半月后,就听到了立人集团的噩耗。

  在2011年10月31日宣布无力支付本息之前的6月~10月,立人集团的融资演绎到极致。

  而据部分债权人的委托代理人、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微博)律师林才红摸底,在这段时间,立人集团的集资总金额逾9亿。这一部分融资数额被认为是用于应付一部分“不得不还的债权”以“借新还旧”。

  但这一数字并未得到泰顺县官方证实。泰顺县一位副县长则透露,立人集团8月~10月三个月的融资额在5亿元左右。

  而另有据可查的是,在这5个月,立人集团的融资月利率有所上调,且借贷程序渐失章法。一些借款单显示,甚至10万元的资金,也可以给出月息四分的利率,而此前,单笔15万元以上的资金,只有三分利。

  陈天华告诉本报记者,往年四分利也曾发行过,但一般只有一个月就结束了,但2011年的最后五个月,四分利一直没有结束。门槛的降低、月息的提高没有让众人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反而被看作是一个难得的坐息生财的好机会。

  2011年初至今,温州各地连续爆发非法集资大案,如永嘉的施晓洁案、龙湾的王晓东案,涉案金额都以数亿计,温州11个县市区,几乎无一幸免。温州警方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8日,共查处非法集资类案件57起,刑拘63人,打击查处因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等涉案人员142人。

  2011年10月31日立人集团宣布无法偿债付息后,其所引发的震荡均超出以上案件。尽管此后的11月5日~11月14日一周时间内,立人集团连发2份公告,但却已覆水难收,难以避免最终惨淡。

  2012年2月3日,董顺生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月15日,温州市政府发布文件,在温州各县、市、区建立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并下设处非办,抽调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公安等部门骨干联合办公,加大对“假倒闭”、“假出走”、“假破产”等恶劣行为的打击力度,确保不发生非法集资群体性事件。

  钓鱼式集资

  育才初中一位郭姓老师记录了育才学校集资的几项重要事件,回想这些事件的发生过程,他承认自己被钓鱼了。

  较为明显的一个事件是,大概在2009年9月份,从育才学校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办公室老师处放出来的消息称,这一次的集资,将达到5.6分的月息,但没有谈到具体所投项目,属于集团层面的借款。

  “当时很多人想凑份子,后来因为想进入的人太多,就将集资范围限定于此前投过淮安房地产项目的股东,才有获得出借资金的资格。”郭老师告诉本报记者。后来很多老师找关系挂在这些淮安房地产项目的股东名下,以赚取利息。

  这笔利息偿还很快,原定8个月的借款期限,只用了4个月就还本付息了。消息从学校传到社会,泰顺人对立人集团还本付息能力更加深信不疑,趋之若鹜。2010年,立人集团新一轮的集资在泰顺普通群众中间蔓延开来。

  2011年4月份,立人集团从育才系列学校各抽调了几名教师,赴淮安房地产、内蒙古煤矿等项目考察,“回来就给学校做报告,三张图片解说了半个多小时。都说煤挺多,施工现场火热。说是煤矿范围绵延多少多少公里,多少多少年都开采不完等等。”

  煤矿资源的紧缺和煤价上涨令教师们对参观回来现身说法的同事们深信不疑。

  债权人信任立人集团的又一强心剂,是董顺生顺利挺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其时温州许多中小企业纷纷倒闭,立人集团不但没有任何倒闭迹象,反倒主动提前还本付息。

  2008年12月,育才学校教职工涨了工资,每人每月增加1500元工资。其后还将学校中层管理人员的工资由十多万,提到23万左右。“这些反馈给我们的信息,让我们感觉立人真的很赚钱,煤矿、房地产赚了钱,反哺学校也是应该的。”郭老师回忆道。

  董顺生本人直到事发后才透露,2008年那一年,自己其实已经独臂难支,甚至想自杀以谢天下。董顺生青黄难继的传言在泰顺县传过很多次,每次他都化险为夷,“有一次是泰顺县的担保公司将他告到了北京,因为他把泰顺的民间资本都抽干了,担保公司根本融不到钱。”但那次以后,董顺生还是挺过来了。

  “他这是放长线,钓大鱼。”陈天华回忆此事愤愤不已。2011年事发后,董顺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早已料到会有今天。但“人算不如天算,捱过了这么多难捱的年份,却没有想到栽在2011年”。

  育才学校是立人集团的主要资产,也是董顺生起家的地方。泰顺人以子女进入育才学校读书为荣,在那里读书相当于上贵族学校,每学期的学费达到7000元~8000元。

  2011年7月,陈天华和郭老师都接到学校领导、教研主任电话,新一轮融资开始。但这一次融资的失败,令立人集团无血可输。如果这一次顺利融资的话,或许董顺生还能捱过2011年。

  多位育才学校的教师告诉本报记者,2011年暑假,学校领导、教研主任纷纷给他们打电话,说是煤矿兼并重组需要花钱,陈天华即接到四个电话。“我哪里还有钱,本来投进去的50万都是房屋抵押,还有向亲戚借、融来的钱。”

  生生不息的民间藏富,也有被抽干的一天。彻底被抽干了的泰顺县和育才学校,无人再接下一棒了。

  洗脑与杀熟

  回过味来的陈天华和郭老师,都感叹,自己被“传销式洗脑”了。

  在每两周召开一次的全校例会上,校领导们宣传,要敢于借别人的钱,才是成功人士,才能发家致富。此外还时不时邀请理财公司人士讲课。“思想上有认识,就会有行动”,陈天华总结说。育才学校60%以上的外地教师,半推半就地接受了这一“先进理念”。

  目前统计数据虽未公开,但泰顺县教育局副局长毛叶华透露,有5亿元左右的教师债权,绝大多数育才学校教职员工均有涉入。

  “我们一个办公室七八个老师,加起来就被集资2000多万。几十万算是少数,多的单个教师就高达千万。当然他们也不是有钱人,很多人都像我们一样,回去找亲戚朋友借的。”陈天华说。

  育才学校还针对教职工群体,发明了一种更隐蔽的融资方式——2010年祭出内蒙古煤矿投资项目时,每30万元为一股,约定一年半后以3~5倍的金额返还投资者。许多教师凑不齐30万元,于是育才学校从育才教育爱心基金中,拨出10万元借给凑不齐的教师,借出的10万,则按月息两分计算,每半年扣一次利息。

  “实际执行时,变成每季度扣息一次。这相当于,我们的投资还没有回报,却要向立人集团先行支付利息。再说,育才教育爱心基金,也是我们教师每学期的捐款。学校规定,教职工每月须向育才爱心基金捐款至少10%。”一位张姓老师告诉本报记者。

  据本报记者了解,陷入这一“月息先行支付”陷阱的教师,多达500余名,不过立人集团事发后,这部分“利息”已被退还。

  教师们反映,在2010年12月16日,副董事长夏克定在高中老师大会上底气十足地吹嘘董事长董顺生是难逢的英明供应商。他们旅游时,通过一个将军登上青岛的军舰,战士们都举手齐呼“首长好”,而这位将军直接参入煤矿投资,“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正在起草一份联名诉求信的育才高中老师则称,育才系列学校的教职员工,是被“逼投”的。教师们投不投资,还被校方认为是解不解聘的依据,而教师的年薪,也以投资额多少来定,这是教师们认定立人“逼投”的主要证据。

  在泰顺官方,以及育才学校,人们开始反思。“人性的本质是贪婪的,所以我想,我们也是有错的。但在大环境下,能够有清醒认识的,没几个,在这样亢奋的环境下,每个人都不由自主。”郭老师坦言。

  “现在想想真傻,我借钱给他,只是在出纳梅菊那里,盖了个财务章。当时心里也打过鼓,但是拿条子回来一对,每个人的条子都一样,也就放心了。”陈天华自叹仍缺一个心眼。而因种种顾虑,绝大多数债权人亦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

  2月6日~2月8日,5名债权人被当地政府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陆续被短暂拘留。

  与传销有些类似的是,立人集团的融资案还表现为“杀熟”。庄女士共向立人集团放款101万,其中60万是在2011年6月以后放进去的。她的借款条上,甚至没有写明月息。“说是第一年五分利,以后的利息以后再说。”

  当被问及为何连月息都不写明就肯放款时,庄女士说,因为立人集团的股东,也是集团第三号人物,分管财务的章晓晓,正是她的姨妈。“她当初告诉我,‘姨妈在这里,你怕什么’?”

  受伤害的,甚至还包括在街头的三轮车夫,泰顺县三个三轮车夫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均是立人集团的债主,金额从10万至50万不等;一个来自福建的清洁女工,靠捡垃圾凑了10万元交给立人集团,此类案例不胜枚举。

  央行温州支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温州的9个县、市、区中,仅有泰顺县10月份和11月份的本外币余额和人民币余额,反常地较年初有所下跌,10月末,泰顺县本外币余额和人民币余额,分别较年初减少0.36亿元和0.31亿元;11月末较年初减少0.11亿元和0.06亿元。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说明这两个月,尤其是10月,有人从泰顺各大银行调走了大量现金或抽调到他地。

  次生危机隐忧

  泰顺县最高端的楼盘万洋华府,最高开盘价超过1万元/平方米,如今这一楼盘现价已跌至9000多元/平方米。因担心泰顺人无钱购房,万洋华府甚至不敢再推第二期房源。立人危机之后,或也将产生次生危机,一者因为房地产信贷;一者因为信用卡透支。

  一位胡姓债权人,全家一共有450万元投入立人集团,资金主要通过位于杭州的商铺和泰顺的房产向银行借贷而来。

  记者采访的十几位债权人中,像胡先生这样以房产抵押贷款然后借给立人集团的,有一半以上。巩月凤的房子,已经被农业银行(2.71,0.02,0.74%)追还月供,2月20日是三个月宽限期到期的日子,届时她和丈夫或将面临被银行起诉。

  一些来自泰顺本地的债权人,因为存在较大的利差,将本人的信用卡透支取现交给立人集团。“很多当地的教师有五六张卡,多的有十几张信用卡。”陈天华和郭老师身边,均有通过信用卡透支放款的本地教师。

  号称温州最大民间集资案,却发生在温州经济欠发达的泰顺县。熟悉温州经济的一位分析人士认为,相较于邻县苍南和瑞安,泰顺的房地产业和工业明显落后,这令泰顺的经济更易走向“虚拟”,尤其是房地产业,苍南县和瑞安市的房产均价达到每平方米2万元~3万元,但泰顺县每平方米却只有7000元~8000元,不景气的房地产业难以吸收流动性,流动性则向更为虚拟的民间借贷奔流而去。

  一组官方数据借贷收入在泰顺县的居民收入中举足轻重:2011年泰顺县财政总收入不到6亿元。2010年家庭人均总收入仅为17312万元,但是人均借贷收入却达到了4298元,占到人均总收入近四分之一。

  来自泰顺县一位官员的消息称,泰顺县政府曾要求董顺生提出解决方案,但董顺生的解决方案还是“以再融资解决困境”。

]]>
上一篇:地方频探房地产调控“底线” 微调或取代“松绑”
下一篇:铁道部:筹备网络订票会考虑非网民利益